我的铁路情缘

时间:2023-10-06 作者:周普华   【 字体:

我出生在关中平原的塬上,自小与铁路就有着不解之缘。

小时候,我与伙伴们放羊割草累了,就爬在土崖边看火车呼啸而过,经常为火车有16节还是17节争论不休。发小的父亲是火车头司机,告诉我们那是陇海铁路。火车停站后,还经常带着我们钻来钻去,冷不丁拉一下气闸,我们以为火车开动了,吓得连滚带爬刮破了衣服,他却大笑不已。没承想,铁路始终伴着我成长。

考上中专,是当年我们农村学生走出去的捷径。1986年,我经过初试、复试,最终被石家庄铁道学院中专部录取。当时,我们几个关系好的同学都商量着报财政会计学校,因为会计记工分、算账分红轻松(父亲曾是生产队、大队会计)。后来,寒假回来看老师,才知道是他给我改的志愿。那时我心里有点不高兴,因为我的学校最远,还是流动单位。现在的我十分感谢当年的老师。

中专四年是我最美好的回忆。从农村到了城市,一切都那么新鲜,图书馆有那么多书,同学多才多艺、还有像父亲般的老师。我跟着同学踢足球、打篮球、下象棋,如饥似渴地看文学作品,背唐诗宋词。我现在是一名工会工作者,原来的爱好成为工作内容的一部分。我们老师常说,工作必须有三手:“一手好字、一手好文章、一手好算盘”。后来看到同学的大作见报,我也为他们高兴不已。

铁路往事 美好回忆

毕业后,我参加工作到了大秦铁路,知道了隧道、桥梁、涵洞施工工法和工艺。师傅教我认识现场中的物资规格、型号、用途、性能等,一个月,我们就转场宝中铁路。我们自己磨砖砌火墙,打土坯垒墙,和老同志拼酒,听老革命讲故事,也掰老百姓的向日葵、掐豌豆尖。在缺水的宁夏固原,黑城乡遭受两次洪水,在段领导带领下,迅速恢复正常施工生产。我们糊顶棚、涮油漆、建洗澡堂、小作坊、理发室等。当时铁总冯祖春主席题词“搬不垮、洪水冲不垮的职工之家”。

宝中铁路的艰苦往事,现在都成了美好回忆,那时候谁都没觉得苦。那儿物资实行定额、限额发料,赢得总公司物资管理现场会在三处一段召开,大家参加局、总公司、铁道部组织的岗位技术练兵并多次获奖,发了不少电热毯。

我们那一批毕业学生基本都在宝中线找到了知己,我也与爱人小蔡相识相爱。1994年,《纤夫的爱》红极一时,我和爱人小蔡在宝成铁路复线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宝中铁路真是爱情线、幸福线。

宝成线两边山高陡峭,嘉陵江水流湍急,为了施工架起索桥。我在指挥部工作,小蔡在嘉陵江对面总机班上班。我有位同事写过《嘉陵江夜话》,说的不对,他们当时经常逗我,说我横渡嘉陵江看媳妇(到现在我都不会游泳),一顿饭一斤饺子八两酒,方便面一次吃六袋,互相调侃。

学问勤中得,萤窗万卷书。宝成线给了我学习提升的大好机会。指挥长是副处长,各部室负责人都是当兵的机关老科长,他们经验丰富、工作认真,组织协调能力强。学做事、做人、学管理,对于成长至关重要。与“凤凰同飞必是俊鸟”。在老同志的指导下,我编制了《宝成铁路常用物资目录》,收录工地常用各种规格、型号物资16000余种,学到了不少宝贵的经验。不久,儿子也在宝成线出生,他带给我无限欢乐,“养儿才知父母恩”,我终于知道了一家之主肩负的责任。

披荆斩棘 凿路架桥

西康铁路当时处里成立了物资供应站,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物资供应试点,27岁的被我任命为站长。虽然最后试点没有成功,但在西康铁路推行的单项工程物资供应台账和卡片却成功了,成为供应和核算的重要手段。总公司物资局吕根岳处长组织系统内兄弟单位来观摩学习,有联为证:“披星戴月穿秦岭绕汉江组织材料保工期  求真务实夯基础抓管理降低物耗求效益”。

西康铁路没结束,我就被抽到其它工点参加公路、水利、国防等工程建设。2006年4月,在铁路客运专线、高铁建设高潮的时候,我非常荣幸地参加了福厦铁路专线的修建。福厦铁路客运专线是中铁二十一局首条客运专线,仅三公司管区就40多公里,最多的时候有700多名管理人员,可以说是大兵团作战。我们与雨天斗、与高温斗、与台风斗,抢时间,一切工作都向着快、高、严、细的思路和方法迈进,最终顺利完成了福厦铁路建设。

海风吹走了既有的陈旧观念,浪花卷走了惯有的思维。2013年10月,我们上场海南西环铁路。海南的领导非常重视海西铁路建设,2014年5月15日,海南省原省委书记罗保铭和原省长蒋定之带着省委5名常委,组织8个市县一把手和省直单位,在二十一局梁场召开海南西环建设推进会,给我们的准备时间只有10天。我们发誓要克服一切障碍,彰显“海西速度”,创造铁路建设奇迹。

当时,在现任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赵春锋的带领下,整个海南西环建设者们霹雳行动,剑及履及。所有参建者充分发扬“铁道兵前无限阻、铁道兵前无困难”的铁道兵精神,以“实在、实干、团结、创新、争先、共赢”的企业精神,全身心投入到海南西环铁路建设中,高标准、高效率完成梁场土方施工和现场布置。

玉经磨琢多成器,剑拔沉埋便倚天。在海南西环铁路,我们经历了重重考验,每天忍受着雷州半岛的热带天气,多少个日夜挑灯奋战在桥墩、隧道掌子面,多少个日夜不眠不休修改文字方案,心惊胆战地对抗65年不遇的台风“威马逊”......2015年12月30日,海南西环高铁通车,世界首条环岛建成,作为参与者的我无比自豪。我和同事们用辉煌的“战果”,圆满完成了当初承诺的铮铮誓言。

我的父亲1970年作为民工干过西韩铁路,我的岳父是1968年的铁道兵,参加过多条铁路建设,我的亲家在西安铁路局工电段工作,儿媳的爷爷也是从铁路单位退休的,他的叔叔在机务段。后来。儿子和儿媳也加入到中国铁建这个大家庭。

“冰冷的钢轨,坚硬的轨枕,我无限的热情全部奉献给你。”我的铁路情缘,贯穿我的大半生,命中注定,谁也带不走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